千变万化豆类市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2018年7月24日出版的《缅甸之光》报刊登了一篇署名文章“千变万化的豆类市场”,介绍了近现代史上缅甸豆类生产、出口的变化情况。

在缅甸国内栽种的各种豆类,可分成两大类:一是为食用而栽种的豆类,另一是为出口而栽种的豆类。

为食用而栽种的豆类中,包括豌豆(在缅甸的各城镇乡村中,每天一大清早就有卖煮豌豆—缅语称为Pepyout—的女子沿着大街小巷叫卖)、鹰嘴豆、滨豆、扁豆、大豆等。当然这些豆类中也有少量出口的(例如鹰嘴豆)。

为出口而栽种的豆类中,包括黑麦豆、绿豆、木豆、Htawpa豆、Suntani、Suntapya等豆类。当然这些豆类国内也有少量食用。

缅甸在封建王朝时期就已栽种各种豆类。缅甸沦为英殖民地,印裔人士到来之后,豆类的栽种与食用也更加普遍起来。栽种豆类的专区(District)为实皆(Sagaing)、蒙育瓦(Monywa)、瑞冒(Shwebo)、曼德勒、叫栖(Kyaukse)、敏建(Myingyan)、木各具(Pakokku)

央米丁(Yamethin)、敏巫(Minbu)、德悦(Thayet)、卑(Pyay)、达耶瓦底(Tharrawaddy)、兴实塔(Henzada)、马乌宾(Maubin)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豆类的种植面积已达到135万英亩。大战后到独立前夕,种植面积也恢复到近100万英亩,那时种植的豆类多是木豆及鹰嘴豆。

出口方面,在封建王朝时期没有任何数据资料。英殖民主义时期才开始有有关数据资料。1921—22年度出口量为13万吨,1936—37年度时达到最高峰17万吨。但出口创汇值却起伏不定,反而是1921—22年度时创汇值最高。当时出口的豆类主要是鹰嘴豆、黑麦豆、木豆、绿豆、Htawpa豆、Suntani、Suntapya、Bocake豆等。

英殖民主义时代缅甸豆类出口情况

年度 出口量(吨) 创汇(缅元) 年度 出口量(吨) 创汇(缅元)
1. 1921—22 13万 1900万 11. 1931—32 9万 900万
2. 1922—23 11万 1400万 12. 1932—33 10万 700万
3. 1923—24 13万 1300万 13. 1933—34 8万 500万
4. 1924—25 8万 800万 14. 1934—35 9万 600万
5. 1925—26 7万 900万 15. 1935—36 14万 1000万
6. 1926—27 6万 700万 16. 1936—37 17万 1200万
7. 1927—28 9万 1000万 17. 1937—38 8万 700万
8 1928—29 10万 1300万 18. 1938—39 9万 700万
9. 1929—30 9万 1300万 19. 1939—40 13万 1200万
10. 1930—31 6万 600万 20. 1940—41 9万 800万

 

自1930年开始,在三角洲马乌宾专区的稻田中开始复种豆类,即一年内种两种农作物,稻田收割后在此稻田中再种第二种农作物—豆类。这样复种豆类的田地达到1万多英亩。现在下缅甸的伊洛瓦底省、勃固省、仰光省在雨季稻收割后再复种豆类,则是在“社会主义时代”时奠定下来的基础。

独立之后,国家的农作物收购局SAMB最初只负责收购稻谷,1962年以后也开始收购豆类及其他农作物了。

独立前70%的豆类是出口到印度的,独立后拓展了其他国家的市场。1962—63年以后正常向缅甸购买豆类的国家包括了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斯里兰卡、香港地区、中东地区、英国、毛里求斯、印度等国家。

1962年至1988年间豆类出口的情况

年度 产量(吨) 出口(吨) 创汇(缅元) 年度 产量(吨) 出口(吨) 创汇(缅元)
1962—63 31.7万 12.6万 7200万 1980—81 40.2万 7    万 1亿5000万
1965—66 27.4万 8.8万 5000万 1985—86 62.1万 8.9万 2亿3800万
1970—71 28.5万 5.8万 4100万 1986—87 61.2万 8.6万 1亿8300万
1975—76 25.6万 3.7万 7800万 1987—88 56.6万 7.2万 1亿2900万

 

同期出口到各国的豆类(单位:吨)

国家 1964—65 1966—67 1967—68 1968—69 1969—70
日本 105,407 62,798 49,452 33,755 40,549
马来西亚 11,180 9,318 6,525 2,710 2,021
新加坡 6,475 9,035 9,767 5,661 2,085
斯里兰卡 18,474 11,182 8,451 13,923 11,226
香港 4,345 118 44 999 5,052
毛里求斯 432 197 74 54
意大利 1,835 740
英国 65 149

 

1964—65年向日本出口黑麦豆、Htawpa豆、Suntani、Suntapya、Bocake豆等各种豆类10多万吨。这个年度豆类总出口量不过是35万吨,也就是说这个时期缅甸豆类出口的35%是销往日本的。之后日本国内生活水平提高,对进口豆类质量的要求也提高了。这时缅甸方面对这出口农产品的质量没有相应提高要求,所以就逐渐失去了日本市场。豆类出口失去日本这个大市场是一个很大的损失,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历史教训。

关于质量问题,2004年开始向欧盟出口的豆芽也同样面临“考验”了。本来是向欧盟出口绿豆的,后来改为出口豆芽,每年出口量也逐渐增多,2017年时达到了11000多吨。但这时对方提出了质量问题,这时如果不严肃对待处理,当年日本市场的失去就是一个前车之鉴。

向欧盟出口豆芽Beans Sprouting的情况

年度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至5月底)
出口量(吨) 3514 7755.25 7163.375 11160.075 6498.25

 

摒弃了“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之后,豆类种植面积由1990年的180万英亩激增到1995—96年的480万英亩,豆类总产量也增加了100多万吨,主要种植的豆类为黑麦豆、绿豆与木豆。根据2017—18年的数据,豆类种植面积已达到1100多万英亩,产量也达到2.05亿缅箩。1缅箩豆类重量为69磅至72磅,故估计各种豆类年总产量为600多万吨,这当中每年出口约为150万吨。

近年来各种豆类出口情况

豆类 2015—16年度 2016—17年度 2017—18年度
1. 黑麦豆 出口(吨) 483,153 561,766 527,965
创汇(美元) 4亿9836.9万 6亿7228.9万 3亿4404.3万
2. 绿豆 出口(吨) 330,838 407,595 350,057
创汇(美元) 3亿3278.9万 3亿4980.2万 2亿7059.7万
3. 木豆 出口(吨) 226,751 184,610 225,492
创汇(美元) 2亿2980.2万 1亿5978.8万 9954.8万
4. 鹰嘴豆 出口(吨) 35,298 35,769 43,751
创汇(美元) 1950.2万 2860.8万 3615.4万
5. 其他 出口(吨) 166,643 234,898 170,702
创汇(美元) 1亿3452.9万 1亿8841.8万 1亿3637.3万
出口(吨) 1,242,683 1,424,638 1,317,967
创汇(美元) 12亿1499.1万 13亿9890.5万 8亿8671.5万

 

注:文章转载至【缅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