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锡星:缅甸当前局势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林锡星

根据缅甸工商联合会(UMFCCI)2018年第二季度的企业情绪调查,缅甸今年的经济状况与2017年和2016年相比更为糟糕。调查结果于8月25日和26日由UMFCCI组织的第二届B4B见解论坛上发布。今年第一季度的调查结果于5月公布。

第二季度的企业情绪调查对缅甸制造业,服务业和贸易业的2500多家企业进行了调查。根据第二季度的调查结果,缅甸经济在过去两年放缓,并在2018年持续走弱。调查显示,经济增长趋势向下,而且情况不容乐观。

经济状况恶化的原因主要包括缅元兑美元贬值,信贷设施等银行服务的获取有限以及征收的高税率和关税。所有这些都阻碍了经济增长。

最近一个时期美元狂涨,1美元汇率达1500缅元,甚至还有可能再上升。美元狂涨另一方面也说明了缅币在贬值,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一场“金融风波”呢?有人说是受国际贸易战的影响,也有人说是有人在操纵汇率。

这几年来的对外贸易数据不断在增长,出口量也不断在增加,但有一个极大的隐忧,那就是贸易逆差相当大。从2013—14年开始贸易逆差就不断往上攀升,2015—16年、2016—17年都达到了50亿美元以上,去年稍微下降了一些,但也是接近40亿美元。这几年的贸易逆差这样多,国家到底欠了多少外债?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国内货币一再贬值,也变得缩手无策。要增加出口,减少进口,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扭转这贸易逆差的趋势。这在理论上说起来是人人皆知的道理,但实际运作时却往往无法把握好有关尺寸,连续几年的贸易逆差,是否也是造成今天美元狂涨的局面,是值得令人值得深思的一个课题了。

由于进口原材料的成本较高,制造业下降速度最快,其次是服务业和进出口业也在下降。调查结果显示,52%的美元用于进口原材料用来生产食品和其他商品。因此,第二季度经济面临的主要挑战是汇率波动。由于美元升值,包括药品在内的进口产品价格上涨5-10%,给商人带来了困扰。

由于当前面临的一系列挑战,未来12个月经济状况不太可能大幅改善,前景不容乐观。

是连续几年的贸易逆差造成今天的经贸困境吗?《缅甸之光》报8月19日刊登了一篇署名文章,回顾与展望缅甸经贸的发展情况。其中提供了这几年来缅甸对外贸易的一些数据。具体数据如下(单位:美元):

年度 出口 进口 进出口总额 贸易逆差
2012—13年 89亿7701.5万  90亿6891.4万 180亿4592.9万  9189.9万
2013—14年 112亿0395.7万 137亿5950.7万 249亿6346.4万  25亿5555.0万
2014—15年 125亿2371.7万 166亿3314.6万 291亿5686.3万  41亿0942.9万
2015—16年 111亿3687.8万 165亿7794.8万 277亿1482.6万  54亿4107.0万
2016—17年 119亿9854.4万 172亿1106.2万 292亿0960.6万  52亿1251.8万
2017—18年 148亿3691.0万 186亿8468.6万 335亿2159.6万  38亿4777.6万
2018.04.01至2018.08.03 56亿9250.7万  66亿4746.1万 123亿3996.8万  9亿5495.4万
年度 天然气出口创汇值(单位:美元)
2012—13年 36亿6607.5万
2013—14年 32亿9921.7万
2014—15年 51亿8180.8万
2015—16年 43亿4326.6万
2016—17年 29亿6993.5万
2017—18年 35亿0619.3万
2018.04.01至2018.08.03 10亿8761.4万

天然气在这几年是缅甸最大的“出口大户”,有的年份甚至快达到了总出口额的50%。但天然气这一资源是不可再生的能源,开采完了也就没有收入了,故其出口创汇情况很不稳定,新气田的发现开采也还遥遥无期。缅甸将来出口创汇的物资还只能是以农产品、水产品、畜牧产品及加工业成品(例如成衣产品)等为主。

民盟有一个当前缅甸转型的路线图?其设定的目标是法治,和平,发展,修宪。前登盛政府时期宣传部长吴耶图早在2017年5月14日在Park Royal酒家举行的政治经济论坛上表示,目前,物价持续上涨已使人民生活困难,民盟政府却仅仅关注解决和平的问题是走入歧途。他说,“经济问题即是政治问题。我以为政府首重解决国内和平,表面上很好听却脱离了实际。因战火影响的人数佔全国人数的百分之几?受战火影响的地区佔全国总面积的百分之几?但是,物价上涨却已成为人们每天每日的包袱,这是会在政治上对政府产生影响”。

但最令人懊丧的就是民族问题。不久前昂山素季主导的第三届彬龙会议闭幕,彬龙会议在5个领域达成14项共识。与此同时,缅甸政府开始与民族武装进行谈判。中国代表随同缅北联军代表到缅甸首都内比都谈判。缅甸政府特别是敏昂莱等军头,受到巨大国际压力,为缓解压力祭起和平会议大旗,试图通过国内和谈,平复少数民族情绪,拉拢邻国参与减轻国际国内压力。按惯例,会议结束后,缅政府要分别和有关民族武装组织会谈,克缅在中国大理会谈,其他有关组织在昆明会谈。中国作为缅北各民族武装组织劝和促谈的主导方,积极参与其中,力促和谈,这是中国政府的一贯政策,有关民族武装组织也积极认真准备。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精心策划,此时罗兴亚人问题又沉渣泛起,在国际上引起广泛关注,日本首相特使访缅,关键时刻缅甸政府方急不可待、匆匆打道回府,致使会谈半途而废。7月16日,吴温敏、昂山素季、敏昂莱三巨头分别会见日本特使,由此可见缅甸高层最关心的仍是燃眉之急的“罗兴亚”人问题。8月11日缅政府中断在昆明与有关民族武装组织的接触,连正式会谈都不举行,克缅在大理的会谈也不欢而散。

为什么西方社会对“罗兴亚”人问题如此看重呢?是真的关心他们吗?那么又为什么没人愿意接收他们呢。实际上这已演变成一场大国地缘政治博弈。

对缅甸的新一轮制裁及攻击开始了。首先,在8月27日时,脸书(Facebook)关闭了包括缅甸三军总司令敏昂莱在内的18个军方的脸书账号(Account),据称这是对缅甸军方“违反人权”罪行的一种惩罚,其实是舆论导向向缅方一边倒。

在同一天内,人权委员会属下的有关缅甸的“寻找真相的独立调查小组”(FFM)颁布了一份书面报告,要求将缅甸军方领导人告上国际刑事法庭(ICC)。不过在8月28日联合国安理会讨论这问题时,这个要求遭到了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和俄罗斯的反对。这时,联合国的前缅甸特使李亮喜就对中、俄两国发狠话,他说,这两大国的反对活动,“罪过更大”,据8月31日出版的《十一日报》报导,李亮喜甚至说不能捍卫联合国宪章的国家,没有资格在安理会占有一席之位。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吴海涛28日表示,若开邦问题应由缅甸和孟加拉国通过双边渠道妥善处理,缅孟应继续通过对话解决遣返协议落实中出现的问题。当务之急是早日启动遣返进程,迈出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吴海涛在当天举行的安理会缅甸问题公开通报会上说,若开邦问题有着复杂的历史、民族和宗教背景,解决起来需要长期努力,应循序渐进、持之以恒。当前形势下,国际社会应珍惜来之不易的进展,充分理解当事国面临的严重困难,继续提供建设性帮助,而非一味施压。

吴海涛说,国际社会应更多关注和帮助当地消除贫困,实现可持续发展,改善民生和经济社会条件,谋求稳定和各族裔和谐共存。这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和长远之道。中方赞赏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世界银行积极帮助当地实现发展,希望国际社会继续为缅孟发展作出积极贡献。

在这场自去年延续至今的“罗兴亚”人问题中,昂山素季受攻击首当其冲。目前印度频繁上演“政治雕像”剧,闹得沸沸扬扬,缅甸近来也出现类似问题,昂山素季要在克耶邦建昂山将军雕像,却遭到当地人的抗议,今非昔比。人们喜欢拿昂山素季与曼德拉作比喻,昂山素季的心思也猜得出来,她想继承父亲遗产,在有限的岁月里,用“彬龙会议”精神来整合民族分裂,然后光荣引退,把经济问题留给后人去解决。树欲静而风不止,世态变幻莫测,人算不如天算,昂山素季的心愿或许不能如愿以偿。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注:文章转载至【缅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