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昂山素季的一番话想到的……

14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昂山素季不去参加联大会议,由其的国务资政部的部长带队出席此联大会议,而她本身这期间访问了越南,访问了日本,参加了日本—湄公河五国联席会议。在日本会见媒体界人士谈到“西方民主国家”收回当年他们慷慨馈赠的各种奖章奖状时,她对之的回应是:“理解是最重要的”,而这些奖章奖状“就由它去吧”。这一番话想来不是随意说的,而是有深刻的感受才说出来的。

想当年,“西方民主国家”那么大方地赠予她一项又一项的奖章奖状时,缅甸国内就有人怀疑:这些国家是真的了解、理解缅甸,真的希望缅甸走向和平民主发展的道路吗?还是只是受到当时世界媒体界的鼓动,一时“头脑发热”才大赠奖章吗?因为有的国家、组织几乎与缅甸都没有什么交集,也赶来“凑热闹”。例如诺贝尔和平奖,当时就有人评论,1962年缅甸的吴丹出任联合国秘书长之职,全力斡旋,和平解决了“古巴导弹危机”事件,他对世界和平的贡献不是更大么?(当然对这“古巴导弹”事件直到今天还有各种不同的看法,但当年吴丹全力调解之功却是不能否认的。)但当时由于缅甸国内外形势,虽然有人觉得这些奖章奖状有“泛滥成灾”之势,却没有对之加以评论。

只是现实情况转变之快令人跌破眼镜,才不过几年功夫,这些“西方民主国家”很快就“变脸”了。不过这也正好说明了:这些国家的所作所为并不是真的以缅甸人民的利益为考量的。昂山素季就说了:“真正的友谊在于相互理解和体谅对方。”现在这些西方国家既不理解缅甸国内复杂的情况,更不体谅缅甸人民的感受,只认为缅甸应该遵循他们所制定的标准,随他们的歌声起舞,这怎么可能做得到呢!一旦缅甸国内人士的意见与他们的看法相左之时,“翻脸比翻书还快”,马上对之加以批评、指责,甚至要采取“制裁”手段。这不仅是“不够朋友”之外,还有很明显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味道呢。

当年西方国家“滥发”这些奖章奖状时,也曾有人估计他们想用这些奖章奖状“捆”住昂山素季的手脚,诱导她“就范”,听从西方大国的指挥。想当年,苏联的末代领导人就曾这样被西方民主国家“绑架”,接受了一项又一项的馈赠荣誉(也包括诺贝尔和平奖)。结果当风云突变之时,该领导人要采用非常手段处理有关事件时,就受到这些奖章奖状“光环”的约束,怕“有污”自己的声名,而最后导致“苏(联)东(欧)巨变”。(当然这“苏东巨变”事件的发生有其深刻的历史根源与背景,并不只是当时苏联领导人一时“心软手软”造成的。)

历史殷鉴不远,今天缅甸的情况也是这样。如果昂山素季按“西方指挥棒”起舞,情况将如何呢?这不用多说,情况将会更加复杂化。昂山素季考虑各方面的情况,认为若开邦问题不能只逞一时之快,需长期地耐心地进行处理。这就与“西方民主国家”看法相左了,这时他们可能也觉得当年对昂山素季的“投资”得不偿失了,于是开始回收他们所馈赠的奖项了,事情就是这样简单明了。昂山素季说这些奖章奖状“就由它去吧”,也可以说是深刻理解了这些奖章奖状的由来及目的了。

(河边卒)

注:文章转载至【缅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