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时间消除城市暴力 伦敦市长的愿望能实现吗?

12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当地时间2018年11月7日,英国伦敦,一名16岁男孩在Tulse Hill区被刺,随后因伤势过重死亡,警察在现场展开调查。这名男子成为首都六天来第五名被刺死的人。图/视觉中国。

进入11月以来的前三天,伦敦有3人分别死于各类暴力事件。到了11月5日晚上,这个数字上升至5起。

6天内5人死于街头谋杀。只有一个问题:什么时候是个头?《伦敦晚间旗帜报》11月6日发出了这样的质问。

5日,伦敦市长萨迪克·汗在接受英国当地媒体采访时说,要想消除城市暴力,估计需要十年甚至一代人的时间。

这位1970年在伦敦出生的巴基斯坦裔英国人,曾当过律师,是工党里的重要政治人物。2016年5月,以57%的选票当选为伦敦市长。如果你在伦敦坐地铁,就会发现,这位有着花白头发常一脸严肃的亚洲面孔,时常出现在站台的墙上。他时常呼吁人们去参加他在某个地方的集会,用不同的方式听取伦敦市民的声音。

在过去的6个月时间里,伦敦大都会警方共抓获了1300个凶器携带者。现在,这位在工党内被视为温和派、声称自己是女性主义者并主张两性平等的市长,又一次回应媒体和民众的关切,回答这个有着800多万人口的城市治安问题。

英国犯罪率飙升

种种迹象表明:近年来,英国的治安形势不太乐观。

据英国媒报道说,英国国家统计局(ONS)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的一年期间,英格兰与威尔士地区记录在案的犯罪事件达到520万起,比此前一年的460万起飙升了13%。同样是这一年,谋杀与误杀案件从583起上升到629起,这还不包括2017年伦敦和曼城发生的5起恐怖袭击所造成的死亡人数。而这也是ONS记录中,10年来犯罪率上升幅度最大的一次。

图/视觉中国。

2018年3月份,同样是英国统计局公布的数字:警方接到的报案中,过去一年里在英格兰和威尔士,跟汽车有关的盗窃案件同比增加了16%,抢劫案件增加了30%。

萨迪克·汗把最近伦敦暴力事件上升的原因,归咎于英国对警察人数的裁员。因为财政预算,英国的警察人数一直在减少。而警察经费问题,也一直是英国政府头痛的话题。

面对指责,英国内政部长Victoria Atkins也于当天予以否认。这位1976年出生的女部长,声称一项政府的研究表明,警察人数和暴力犯罪之间并没有明显的联系。

此前,萨迪克•汗曾宣称:除非执政的保党改变政策,否则的话,伦敦的警察局有一半会面临关门。这位伦敦的工党市长曾在媒体上说,首相特雷莎•梅计划在十年内削减17亿英镑的伦敦警察厅预算。

伦敦小镇上的治安难题

警察的费用问题,也一直是英国头痛的话题。

在2017年6月8日举行的英国大选中,我家中曾收到过当地小镇工党发过来的宣传单,里面也折射出当下英国警察经费存在的一些问题。

工党发的传单有些吓人。类似报纸的宣传单,头版主打文章的标题为:紧急救助!救救哈罗(我所在小镇)的警察局!文章的副标题为:伦敦有一半警察局面临关门,原因是保守党要削减整个伦敦大都会警局的预算。文章说,自2010年以来,伦敦的警察经费,已经削减了600万镑,而未来还会再削减400万镑。

这位小镇上的工党负责人加雷思·托马斯还提出了自己的誓言,其中一项内容就是:平安哈罗,要让警察局避免关门,增加警察。

作为一个居住在伦敦郊区小镇上的居民,从来没想到治安会成为英国的社会问题。2011年时,伦敦发生骚乱,我所居住的小镇被视为伦敦30多个区里最安全的镇之一。也正因此,我才下决心在这个地方买房居住。没想到,这里也很快成了治安问题突出的地方,2017年,小镇上就发生了一起行凶事件,几名行人被剌,致使当地地铁站关了将近一天。

在这个小镇上生活了近八年,目睹了我家附近、也是当地最热闹地方的警察部门关门。现在,如果需要找警察局办事,就得坐车至另一个地方。

现在,从这张小小的警察告示里,我也能深切地感受到:在未来的几年里,英国所面临的治安难题,也将和脱欧一起,成为一系列并不确定的重要因素之一。

伦敦正在学习苏格兰的治理经验

上周四以来,3位15-22岁间的年轻男子,在伦敦街头因暴力而死亡。

面对伦敦暴力犯罪急剧上升的压力,这位市长2016年就开始组织人员向苏格兰学习。此前,苏格兰因采取了一系列的预防活动而导致该地犯罪率的下降。

为阻止暴力犯罪,苏格兰成立了一个专门机构SVRU(苏格兰暴力预防办公室),目的是减少发生在街头、学校甚至是家里暴力事件的发生。苏格兰政府部门认为:暴力可以阻止,并非不可避免。这项任务曾被列为公共健康范围。

暴力预防办公室所采取的具体措施包括:给家庭暴力受害者予以支持与诊疗;助人自助,帮助人们提升业务技能,用就业的方式来改变人们;对外来者提供各类帮助,使其安心在当地居住;对一些童年受过诸如性骚扰的人们进行疏导;设立一些街头的流动食品摊点,既可以教会人们劳动技能又可以治疗其精神问题;成立专门的机构,帮助那些受过强奸、约会暴力、性骚扰、被欺凌的人们提供治疗和帮助。这个项目是学习美国的经验而获得的,在苏格兰的50所学校里推行,影响人数曾达到5万人;对一些被伤害者进行药物和手术治疗;由医务人员组成的义工走进学校,对15万学生宣讲如何避免暴力和保全自己。

现在,萨迪克·汗把苏格兰的经验引入伦敦,希望伦敦在应减少暴力犯罪方面,能有一个更好的治理体系。这位刚上任两年多的伦敦市长,接手的是一个并不太平的城市:2011年英国发生骚乱,起点就是伦敦。那一年8月6日晚上,在伦敦开始的一系列社会骚乱事件,一直持续到8月10日才平息。此后,骚乱已扩散至伯明翰、利物浦、利兹、布里斯托等英格兰地区的大城市的社区。此次骚乱是自1995年之后,英国最严重的一次动乱事件,也是首次发生于伦敦的骚乱事件,更是自1940伦敦大轰炸之后,该城市发生的波及人数最多且也最紧张的事件。2017年之后,伦敦又发生多起恐怖袭击事件。

我一直忘不掉2011年夏天的那个夜晚。在伦敦骚乱期间的某一个夜晚,我和一群同事,被一堆拿着砖块的黑人,追的四处逃窜。现在想来,仍心有余悸。

永远面带愁容的萨迪克·汗描绘了一幅美好的前景。作为一个多年生活在英国的华人,多少为这位市长的目标有些担心。一个长期阶层固化的英国,不是他一个人能在10年之内改变的。英格兰每年考入牛津、剑桥的人数,5所私立学校与1800所公立学校相当。这个差别不消除,阶层同样会固化,不稳定的事件同样还会在伦敦发生。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本文转载自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