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恒大战不休?贾跃亭再申请剥夺时颖资产抵押权

1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13日电12日晚间,恒大健康在港交所发布公告,合资公司Smart King再次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申请,要求剥夺时颖(香港时颖有限公司)的资产抵押权。根据恒大健康此前公告,这是贾跃亭方面第二次申请剥夺时颖的资产抵押权。

恒大健康公告

恒大健康此前公告显示,Smart King为公司全资子公司香港时颖有限公司(Season Smart Limited)与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称FF)设立的合资公司,贾跃亭为FF原股东。恒大健康与贾跃亭分别持有Smart King 45%和33%的股权。据每日经济新闻6月26日报道,恒大方面透露,根据协议,恒大持有1股股份配有1票投票权,而FF原股东持有1股股份配有10票投票权。贾跃亭也因此掌握着Smart King的实控权。

据澎湃新闻4月20日报道,FF在香港的公司法法香港,将持有的法法中国95%的股权,质押给了时颖。通过双重质押的方式,FF可获得时颖或时颖关联方的融资。但以股权质押的方式换取融资,贾跃亭也为之付出代价,稍有不慎,贾跃亭方面将失去FF的实际控制权。

腾讯新闻《棱镜》10月26日报道称,香港仲裁中心驳回FF提出的解除时颖资产抵押权的申请,正是FF只能进行”有严格条件约束的新股融资”之前提所在。有意投资FF的个人或机构,不仅要考虑到恒大的制约,还需考虑到未来香港仲裁中心的最终裁决。

FF官方微博近日的信息则显示,FF目前已出现暂时的现金流困难。

恒大健康11月7日公告称,时颖对贾跃亭和Smart King提出仲裁全面反诉,要求后者履行合约。恒大健康表示,贾跃亭和Smart King强行赶走时颖委派的出纳员、强行阻止时颖财务人员进行财务审查,造成时颖无法知悉Smart King的财务状况。

次日,FF在官方微博就此回应,10月初,在FF对恒大健康提起仲裁之后,基于内部财务管理流程,FF正式停止了出纳员以及恒大相关财务审查人员对FF财务信息的访问权和相关工作,这恰恰是恒大单方面违约所导致的。

FF表示,根据此前签署的相关投资协议,恒大向FF派驻的出纳员拥有访问FF全部财务记录的权限,同时对每一项财务支出进行详细审核和批准。FF在第一时间履行了相关协议约定的义务,并提供详尽完整的财务信息、记录等,所以并不存在FF违约的情形出现。由于恒大拒绝履约,导致上述协议事实上已经无效和自动终止。

有法律人士对此表示,”最核心的问题是仲裁是否已经有了判决”,因为双方各执一词,所以提出仲裁。在法律认定协议作废之前,协议都不存在自动终止一说。

根据恒大健康10月25日的公告,此前贾跃亭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的申请已有结果。恒大健康表示,时颖收到紧急仲裁结果,Smart King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的申请被香港仲裁中心驳回,Smart King突然提出的解除时颖资产抵押权的申请也于较早时候被驳回。

除了申请仲裁”碰壁”,贾跃亭还面临着”首富之子”王思聪方面的索债压力。

11月9日,乐视网公告四起仲裁案件,申请人就包括王思聪全资控股的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普思”)。根据公告,北京普思向乐视体育原股东索赔9785万元及律师费40万元。证券日报11日报道称,有乐视网内部人士表示,这些都是贾跃亭欠下的账,谁欠的账谁还,公司也只能督促贾跃亭还钱。

 

 

图片来源于中新经纬

本文转载自中新经纬